毒、植物、舊石器時代獵人

150316-poison-spatula

(Image source: University of Cambridge)

一直以來,考古學家都認為遠古人類會從植物中萃取毒素,讓狩獵武器更加致命。若將箭頭浸入含有毒素的糊狀物,便可確保獵物在中箭的同時也被注入毒素,以致立刻死亡,或至少能減慢獵物的速度。

這套理論似乎即將得到證實了。英國劍橋大學的舊石器時代狩獵武器專家波兒吉亞(Valentina Borgia)認為,她很快就能證明三萬年前的人類已經開始使用毒物了。她研究了許多歷史上及現代獵人使用的帶毒植物,並與法醫化學家卡爾琳(Michelle Carlin)合作,發展出偵測毒素殘餘物的技術。如今,她將以這項技術來測試博物館藏品。

英國諾桑比亞大學的卡爾琳的日常工作與偵查罪犯相關,致力於以化學分析的方式來偵測非法物質。她透過一項稱為「液相色譜法—質譜聯用」的技術,能夠偵測出殘留在口袋中的毒品,而同樣的技術也可用來偵查幾千年前的毒素殘餘物。另一個辨識的方式,則是研究武器表面的殘留澱粉,以確認植物種類。

「我們知道古巴比倫人、希臘人,及羅馬人都在狩獵及戰爭中使用植物的毒素。事實上,『toxic』(毒)這個字是從『toxon』演變而來的,也就是希臘文的『弓』。而屬於紅豆杉科的『taxus』(水松)木材具有彈性,傳統上常用來製弓,種子也用來製作毒箭。」波兒吉亞說:「現存的採集狩獵社會不多,不過他們都有使用毒物。」

目前,柏克萊大學人類學博物館的一套古埃及箭組正在使用這套方式研究。事實上,四十年前研究人員就已經初次研究這六枝西元前4000年的箭了。當時,他們從石製箭頭取下一些黑色殘留物,並將其注入一隻貓的身體中。那隻貓的反應,很清楚地證明了箭頭上含有毒物。(別擔心,那隻可憐的貓還是活了下來。)而如今,進步的科技讓我們不需要傷害動物,就可以得到更多的資訊。

波兒吉亞說:「人們使用毒物是非常合理的。舊石器時代的武器本身,或許對於較大型的動物並不致命。而帶毒的植物到處都是,當時的人們也十分了解他們的居住環境,他們知道什麼植物可以食用,以及製作成藥物或毒物的潛力。」

(節譯文章,全文請見:Poisons, Plants, and Palaeolithic Hunter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