帕弗護身符與東羅馬帝國宗教

帕弗(Paphos)位於賽普勒斯島的西南部,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海港城市。希臘羅馬時代,這裡更是賽普勒斯島的首府。如今,一枚在帕弗出土的護身符,為東羅馬帝國的宗教情況帶來了多一絲的線索。

出土於帕弗古市集的護身符,年代約為西元5至6世紀。(Courtesy Joachim Śliwa)

出土於帕弗古市集的護身符,年代約為西元5至6世紀。(Courtesy Joachim Śliwa)

這枚出土於帕弗古市集的護身符,約3.5×4.1公分,兩面皆有刻紋。其中一面刻有古埃及宗教常見的圖像,包括幾個人物:躺在船上的木乃伊是陰間之神歐西里斯,象徵著復活及永生;坐在凳子上的寂靜之神哈爾帕克拉提斯(Harpocrates),正舉起他的右手放在唇邊,祂象徵早晨的太陽及生生不息的自然;一位犬頭人也舉起右手放在唇邊,似乎在模仿哈爾帕克拉提斯的動作。另外,也有日、月、蛇、鳥及鱷魚的圖像。

護身符的另一面則刻滿了古希臘文字,以五十九個字母形成「迴文」,也就是無論從頭或從尾看,字母順序都是一樣的。原文如下:

ΙΑΕW
ΒΑΦΡΕΝΕΜ
ΟΥΝΟΘΙΛΑΡΙ
ΚΝΙΦΙΑΕΥΕ
ΑΙΦΙΝΚΙΡΑΛ
ΙΘΟΝΥΟΜΕ
ΝΕΡΦΑΒW
ΕΑΙ

翻譯出來,則是「Iahweh是祕密之名的持有者,拉(埃及太陽神)的獅子監禁在祂的神龕」。

這實在是很有趣的圖像與文字結合,而它透露了什麼?

基督教與多神信仰並存
西元5至6世紀的賽普勒斯島,是東羅馬帝國的一部分。當時,基督教已是國教,傳統的多神信仰則遭受愈來愈多限制及取締。不過,許多證據顯示傳統的多神信仰在民間仍舊非常普遍。

這枚護身符即是很好的例子。其上的迴文,很類似常見於古埃及魔法紙莎草紙或寶石上的文字,通常都與太陽神的圖像一起出現。然而,此處的「Iahweh」應該就是猶太教及基督教裡的「耶和華」。埃及神祇、埃及魔法迴文,以及猶太教╱基督教神祇的同時出現,呈現了當時不同宗教的部分重疊及複雜性,也證明了多神信仰仍舊存在。

傳統多神信仰的意義流失
存在,不代表沒有改變。雖然這枚護身符刻有常見的埃及神祇,祂們卻與典型樣貌有所出入。以哈爾帕克拉提斯來說,祂的典型圖像是坐在蓮花上、雙腿彎起,而非坐在凳子上、雙腿垂下。另外,典型的犬頭人應是面對哈爾帕克拉提斯、雙手舉起表示崇拜,而非模仿祂的動作。更妙的,則是人物身上的交叉線條。這些代表著木乃伊繃帶的線條出現在歐西里斯身上很合理,但出現在其他兩位人物身上就不太合理了,尤其哈爾帕克拉提斯身上更是不應該有交叉線條。

這些與典型形象的差異,似乎顯示了雕刻者對於傳統信仰的不熟悉。換句話說,他雖然以埃及神像為題材,卻未充分了解這些神祇的意義,也反映了當時人們雖然持續著傳統多神信仰,卻不見得熟悉最初的信仰意義。

除了這兩項訊息之外,這枚小小的護身符是否還帶來其他的解讀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