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世界奇蹟:亞歷山卓燈塔

1909年,德國考古學家提爾胥(Hermann Thiersch)根據硬幣、陶器及鑲嵌畫中的亞歷山卓燈塔而繪製的復原圖。

1909年,德國考古學家提爾胥(Hermann Thiersch)根據硬幣、陶器及鑲嵌畫中的亞歷山卓燈塔而繪製的復原圖。

「它立於海中,像山一般幾乎高聳到雲端。下方海水流動,建築感覺好似浮在水上。而頂端則升起的第二個太陽,成為船隻的引導。」這是西元2世紀的作者阿基里斯.泰提厄斯(Achilles Tatius)對於亞歷山卓燈塔的描述。這段描述顯示了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亞歷山卓燈塔,自興建以來就極富盛名、提供許多想像,它不僅出現在史料及遊記當中,也成為歷世歷代藝術家的靈感來源。對於這座如今已不復存的建築,我們了解多少?

亞歷山卓位於埃及北部靠海之處,是尼羅河三角洲西側的重要海港,而這個城市的建立,則要從亞歷山大大帝於西元前332年征服埃及說起。對於神諭及預言十分著迷的亞歷山大,夢到一位老人告訴他一座名為「法羅斯」的島嶼,他也記得曾在荷馬史詩中讀過這個地名,便前去造訪這座島嶼及緊鄰的埃及大陸。那裡當時只有一座小漁村,不過,亞歷山大立即決定在此建立一座城市。然而,亞歷山大並沒有看著亞歷山卓的興建,他指派了都市計畫師不久後,便啟程向東方繼續征服世界的夢想。十年後,他死於巴比倫,也無緣見到日後繁榮的亞歷山卓。

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亞歷山大帝國自此被他的四個將軍分裂,同為馬其頓人的托勒密一世接管埃及區域,並於西元前280年開始亞歷山卓燈塔的建造,歷時大約三十三年,於托勒密二世時完成,一座連接法羅斯島及埃及大陸的人造堤也在此時完成。同時,亞歷山卓發展成一大經濟及文化中心,成為托勒密王朝的首都,(托勒密王朝最著名的統治者應是埃及豔后了),而燈塔則是這個城市的重要地標。

根據史料,亞歷山卓燈塔是在數次的地震之中漸漸損毀的。最早的記載是西元797年燈塔最上層被震壞,956年又有關於裂痕的記載,雖然1272年曾有整修計畫,不過1303年的地中海區域大地震造成了無法修補的損壞。1477年,統治埃及的蘇丹王在燈塔的地基正上方建造一座軍事堡壘,可想而知,必然有些原燈塔石塊在堡壘的建造過程中被重複使用。

講了這些歷史,亞歷山卓燈塔到底長什麼樣子?很遺憾地,我們所知道的其實並不多,只能盡可能透過當時歷史學家留下來的紀錄,以及現有的考古證據來推敲。

2006年的復原圖,以提爾胥的復原圖為基礎,並加上這一百年來的考古資料。(Image Credit: Emad Victor SHENOUDA)

2006年的復原圖,以提爾胥的復原圖為基礎,並加上這一百年來的考古資料。(Image Credit: Emad Victor SHENOUDA)

亞歷山卓燈塔的外觀如何?
希臘地理學家史特拉博(Strabo, 63BC-24AD)形容燈塔是以白色大理石所建,有許多樓層。西元1166年,一位阿拉伯旅行者描述,燈塔有一扇很高的門,整個燈塔分為三層:最底層高183.4英尺(55.9公尺),有著圓柱形的中心;中間那層是八角形,每邊長60英尺(18.2公尺),高90.1英尺(27.4公尺),而最高一層為圓柱形,高24英尺(7.3公尺),這應是現存對於亞歷山卓燈塔外觀最完整的描述了。不過,他也提到在最頂端立著一座小清真寺,可能在造訪的時候,燈塔已不具原本的功用了。

亞歷山卓燈塔有多高?
大約120至138公尺高。最高的古代世界奇蹟吉薩金字塔高146.5公尺,因此亞歷山卓燈塔可能一度是世界第二高的建築。也有作者寫下「1836英尺」(560公尺)的高度,但若想到台北101也才509.2公尺,就知道這個高度描述實在是過分誇張了!

亞歷山卓燈塔的光線能照多遠?
西元1世紀學者約瑟夫斯(Josephus)記錄,燈塔的光線可照射到海上34.5英里(55公里)處。另也有記載說光線可照到300英里(483公里)處,想必又是誇張了!

亞歷山卓燈塔如何產生光源?
從歷史記載中歸納,燈塔的光源應是燃燒的大火,並在頂端以銅鏡反射出去。南宋趙汝适的著述《諸蕃志》中,即記載了亞歷山卓燈塔頂端的大銅鏡,並提到銅鏡的功用不僅是反射光線,還可以在戰爭時反射陽光以燒毀敵船,(如同以放大鏡燒死螞蟻!)不知是真是假。不過,這面大銅鏡仍未被發現。至於當時使用什麼燃料以維持整夜燃燒的火,至今仍是待解的問題。

亞歷山卓燈塔花了多少建造經費?
根據歷史學家老普林尼(Pliny the Elder)的描述,當時的建造經費為「800 talents」,大約等於928英兩的銀子,也大約等於現在的1200萬元美金。

對於亞歷山卓燈塔,尚有許多待解的問題,不過,歷史上也有不少人試著描繪亞歷山卓燈塔的復原樣貌。而2015年,埃及古蹟最高理事會核准了一項計畫,欲在原址附近重建亞歷山卓燈塔。這不禁讓人好奇成果會是什麼樣子?在有限的了解之下重建古蹟,又是好是壞呢?

(本文主要參考來源為2015年3月於賓州大學博物館的演講,點此可觀賞完整演講。)